閩商網微信公眾號

穿漢服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了,但這也許跟潮流無關

發布時間:2019-11-22 閱讀量:464 來源:鈦媒體   作者:赫婧

2019年9月30日,一群穿著漢服的年輕人拿著古箏和琵琶,走到了悉尼歌劇院的街頭,正值中國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他們在異國他鄉,伴著音樂唱了《我和我的祖國》。據這場活動的發起者@聽月小姐姐稱,這是一場在悉尼三個地標進行的漢服快閃活動,旨在推廣中國傳統文化,向那些常把穿著漢服的游子當成日本人的西方人證明,“我們是中國人。”

什么是漢服?目前得到廣泛認可的全稱是“漢民族傳統服飾”,也就是從黃帝即位到明末清初,漢民族所穿著的衣服。在互聯網上,最為流行的款式有魏晉的齊腰襦裙、唐朝的齊胸襦裙和大袖衫、以及宋褙和明朝的襖裙馬面等。

漢服最早出現在公眾視野是在2003年11月,工人王樂天穿著自己縫制的漢服走上街頭,這被視為“漢服復興運動”的起點,同為漢服愛好者的方文山在2013年發起西塘漢服文化周,鼓勵年輕人穿著漢服,走到古鎮的街頭巷尾。關于為什么對漢服情有獨鐘,方文山在后來的采訪中表示,“那種服飾的認同和歸屬,讓我覺得不去推廣很可惜。文化識別度可以轉化為一種生活的調劑,然后再加上商業的價值。”他同時認為,漢服需要現代化。

2017年,演員徐嬌穿著自創漢服品牌織羽集出品的漢服走上了威尼斯電影節的紅毯,作為真愛粉,漢服穿搭也成為徐嬌微博的日常更新內容,在社交媒體的助推下,漢服這個小眾品類在2018年迎來爆發,越來越多的妹子穿著漢服來到景區甚至是購物中心,前《紐約客》記者何偉在來到成都后不禁感嘆,“漢服是怎么流行起來的?我這次來中國發現好多人穿這種衣服。”

穿漢服走上紅毯的徐嬌,也在當時引發了熱議

穿漢服走上紅毯的徐嬌,也在當時引發了熱議

早在漢服成為一種現象之前,“古裝”“中國風”是更被大眾熟悉的詞匯,隨著千禧一代逐漸成為消費主流人群,生在國力增長期的他們對于服飾有了更為準確的界定,有據可查的“漢服”也逐漸取代中國風對于服裝的模糊描述,成為一個獨立的消費品類。2019年9月,中國風攝影品牌盤子女人坊對外宣布,將推出漢服品牌“從一服飾”,據他們的預判,漢服已經是一個十億級的市場。

不僅是年輕的妹子,穿著傳統服飾正在被一個大眾消費群體接受。盤子女人坊對鈦媒體表示,他們的客戶群體呈現兩極化,18-30歲之間的年輕用戶群體數量居多,她們追崇中國風傳統文化以及熱門影視IP的影響,希望也能體驗一把劇中人物。同時,40-60歲之間的用戶群體也在飛速增加,這一代人對傳統文化的感觸也在變得愈發強烈。

“禮服”和上一代不同

在成人禮舉辦的三個月前,墨亭就決定穿漢服參加。他在淘寶找到了一家可以定制朱子深衣的店,說服自己,成為眾多西服之中,穿漢服的那一個。 

在墨亭的高中,會在高考前的一個月,給全體高三同學舉辦一次成人禮,每個人選擇你認為最正式的衣服出席,完成人生從少年到成年的第一個儀式,也在這樣的契機讓墨亭發現,重要的場合大家都在穿西服,不知不覺中,以西方的禮儀為正統,“藏族的同學有藏袍可以穿,我們漢族的同學卻沒有,這就像一個漏洞一樣。”墨亭說。

一年以后,墨亭上了大學,加入了學校的漢服社,每學期參加5到6次社里組織的集體活動,第一次穿著這樣的“奇裝異服”走到大街上,難免要應對來自路人的異樣眼光,但想到還有同學和自己穿著一樣的衣服,也就不會覺得不自然了,墨亭還有一個明顯的感受,就是他和他的同齡人“會把喜歡的東西通過穿在身上表達出來,不太在乎別人的眼光。”

漢服在年輕人興起之初,它只是cosplay愛好者們下面的一個細分類別,刺繡、輕紗、長裙的設計讓漢服在年輕人看來很美很仙,尤其受到女生群體的偏好。在社交媒體上,一個新詞匯“破產三姐妹”,是Lolita洋裝、JK制服和漢服的消費者們對這三種服飾的統稱,動輒幾千的價格,讓這些衣服超出了年輕人的日常承受范圍,便由此得名。而漢服作為其中之一,在coser們的助推下,也逐漸從小眾,走向大眾。 

“破產三姐妹”買家秀(圖片來源:漢服薈)

“破產三姐妹”買家秀(圖片來源:漢服薈)

作為男生,站在十幾個穿裙子的女生中間的墨亭有點像個異類。

他說,喜歡漢服的男生數量就像他們在文科班的數量,少之又少。一方面,男生穿漢服的初心并不會像很多女生那樣,“為了美”;另一方面,低腰裙擺的設計對于男生來說,也會帶來行動不便和心理上的尷尬。

漢服改良,一種必然

如果你問喜歡漢服的年輕人最想擁有的一套漢服是什么,如何購買,他們十有八九會回答你一個同樣的名字“明華堂”。

在漢服圈得到公認好評的服飾品牌明華堂,在過去12年里,一直是個有點神秘的存在。他們只有官網,沒有淘寶店,每年推出有限的幾款新品,單品價格從幾千到過萬不等,只接受預定,且只可修換不可退貨。

在紀錄片《了不起的匠人》中,明華堂堂主鐘毅第一次對外講述了這個品牌從0到1的創業史,他認為漢服跟韓服、和服歐洲的西服是一樣的,是一種民族服飾,最主要的用途就是文化禮儀。滿清入關之后,漢服的發展史被迫中斷了500年,對今天的漢服品牌來說,生產“屬于21世紀的漢服”,也就成了一個全新的命題。

明華堂2019新品展示

明華堂2019新品展示

“民族服飾跟我們的時裝是不同的,設計師不可以因為一些忽然的想法,覺得好看就把它改變。”鐘毅說,同時,漢服在男性群體中的接受度也折射出它作為一個服裝門類走向大眾市場中會遇到的種種問題。不方便日常穿著,是當前漢服最大的問題。關于21世紀的漢服,在設計上如何取舍,哪些漢服元素需要保留,哪些可以更改,也尚未出現統一的標準。

在漢服改良上,走上巴黎時裝周的品牌“蓋婭傳說”代表了另一種趨勢。

在時尚的國際視野中,具有漢元素甚至華夏元素的高定服裝正在獲得關注,中式審美也不再是一些簡單的中國符號元素的挪用拼貼,而是通過面料、刺繡、版型設計體現東方文化與審美。

來到巴黎走秀的蓋婭傳說

來到巴黎走秀的中國品牌“蓋婭傳說”(圖片源自網絡)

時裝設計師 Lily Liu 對鈦媒體表示,相比西服、婚紗,具有漢服元素的禮服最無法替代的優勢在于“更深層次的情感表達”。

“婚禮禮服反應出民族性格、對待儀式中不同角色的看法,對未來的期望。是家庭、家族、社會多重關系平衡下大家內心情感、審美的交集。中西方在禮儀慶典上服飾的差異化,其本質上是中西方文化對待禮儀慶典的態度。”

更深入一點理解, Lily Liu認為,服飾是文化的載體,也是精神內核的具象表達。

漢服流行的背后,是一代年輕人的民族認同感和自信度越來越高。禮服(而不是日常穿著服裝),或將成為漢服最先進入大眾視野的體現形式。

當你穿上漢服,你在穿什么

在B站的“漢服”區,up主 @十音Shiyin 會定期更新她的漢服試穿視頻內容,在視頻開始的前幾秒鐘,不斷有彈幕飄過,稱擁有十幾套漢服的博主為“富婆”、“行走的礦山”。

盡管如此,年輕人們并不能停止這份熱愛,他們會對博主上身的每一套漢服進行點評,從面料、印花、配色等角度挑選出最喜歡的一款謹慎下單。與此同時,淘寶上也出現了平價版、改良版漢服,一位最近開店的淘寶店主“鹿霸霸”對鈦媒體表示,“開店門檻比原來簡單了,但是店多其實更難做了。”

作為一種亞文化,漢服與Lolita洋裝、JK制服共同發酵于cosplay文化圈,受眾有限。

長期以來,漢服的購買渠道以網店為主,這催生了以明華堂、擷秀、云想華夏等為代表的漢服品牌。由于面料成本高,工藝復雜,成熟的品牌方多以定金預售的方式確認銷量,再投入生產,工期從兩、三個月到兩、三年,這就決定了在發展初期,漢服難以實現真正的量產。

在“漢服為何難以復興”的問題下,一位知乎網友回答道,

“一個服裝廠加幾條流水線一天幾千幾萬件衣服就出來了,并且大量進布料成本低,普通店家怎么競爭?所以說現在的小圈子正好適合他們躺著掙錢。”

一個叫做“盤子女人坊”也的品牌,也在今年進入這個細分市場。這本是一家連鎖攝影品牌,擁有資本和連鎖門店優勢,如今,也想基于其線下的優勢,來打造一個大眾化的漢服品牌“從一服飾”。

“盤子女人坊”市場負責人告訴鈦媒體,目前已經在長沙找到了一個2000平米的研發工廠,用來設計衣服、打板、做布料,還找到了一兩百個裁縫專門從事設計與生產。從一服飾包括了旗袍和漢服兩方面的業務線,通過線上銷售和長沙線下門店銷售同步,后期可覆蓋盤子女人坊所覆蓋的旗艦店。

目前,“從一服飾”仍在試運營階段,每天的訂單量在幾十件,主要為了對漢服市場做溝通,盤子女人坊創始人楊健認為,“漢服市場跟普通的服裝消費市場不一樣,漢服對生產制作等各流程對細節要求比較高,一針一線每個細節幾乎接近純手工制作,而這正是盤子女人坊的優勢所在。”

在推廣上,他們選擇于張天愛蔣夢婕等一線明星合作,依托流量IP來實現漢服的大眾化。


王者榮耀合作

盤子女人坊與《王者榮耀》的“明星真人復刻”營銷

Lily Liu認為,漢服到底何時能成為主流,還取決于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

隨著國力不斷上升,讓民族自豪感與文化自信心的達到一個新的高度,東方服飾文化優越感超過西方服飾文化時,流行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在“美”之外,漢服還代表著哪些更深層的意義?

漢服愛好者墨亭認為,是現代人儀式感的缺失和對民族文化的認同。在某一個特定的時間,穿上某種特定的衣服,吃著某種特定的食物,這些被叫做“節日”的傳統,如今在現代中國人的生活快節奏下,已經被稀釋了,而誕生自歷史長河的漢服,也就成了人們在尋求儀式感時僅有的選擇。

在UP主 @十音Shiyin 播放量最高的一期視頻中,她穿著明華堂的漢服來到歐盟總部,代表中國的漢服愛好者參加外交活動。@十音Shiyin 接受外國記者采訪時說的話,足以引發共鳴:

“漢服不會日常穿,但我們正在試圖復興這種文化。”


华东15选5带坐标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