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商網微信公眾號

菲律賓閩商的財富密碼

發布時間:2020-01-21 閱讀量:3112 來源:閩商網   作者:鄒挺超

菲律賓的產業結構以工業和服務業為主,2017年,菲律賓GDP構成中,農業、工業和服務業占GDP的比重分別為9.66%、30.45%、59.89%。

在工業領域,食品加工、紡織成衣以及電子、汽車配件等輕工業尤其有優勢,輕工產品占制造業比重約60%。而在服務業領域,旅游業和零售等較占優勢。在這些產業領域中,閩籍華商也有不俗表現。

 

二戰之前:商貿與農業優勢的由來

理解今天閩籍華商在菲律賓的經濟地位,首先要從華人與菲律賓經濟的歷史說起。

20世紀以來華人在菲律賓投資的產業領域歷經了幾次變化,但基本面一直都延續。

追溯菲律賓與中國經貿往來的歷史,明清時代移民大多是來自福建,他們多半從事貿易,由此在零售等商業領域,閩籍華商一直占據優勢。另外一方面,華人將農業技術帶入菲律賓,這也使得閩籍華商在農業領域有相應的優勢。這一點在20世紀初美國殖民統治時代依然延續。

美國殖民統治時期,由于禁止華工進入菲律賓,大部分華人都以商人或其眷屬的身份入菲,客觀上促進華人在商業領域的聚集。20世紀初,閩商菜仔店、叫賣商販、攤檔商販、批發商行等遍布菲律賓。在當時,許多工匠也是由閩人充任,如面包烘培師、裁縫、鞋匠、木匠、成衣匠乃至各類金屬工匠等。

20世紀30年代,受經濟危機打擊,華人在菲律賓的經濟有所萎縮。1939年的一份資料表明,按照核定資產算,華人投資額1.793億比索,占菲律賓產業投資總額的14.2%,次于菲律賓人(45.5%)和美國人(23.76%),而在這些華人投資中,商業投資占83.3%,集中在零售業和米黍業。

1935年,菲律賓政府發起了零售業國民化運動,這使得閩商在零售業的優勢地位遭遇打擊,開始向制造業、金融業、房地產等領域轉移。

1948年,菲律賓調查統計局的數據則表明,華人在當時菲律賓7大經濟行業的總投資中占16%左右,其中又以商業和林業、工業為最多。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菲律賓取得獨立,不久后推行菲化政策,主張“經濟獨立”,對華僑華人經濟進行限制和排擠,從20世紀40年代后期到60年代前期,閩商經營的菜市、零售業、米黍業都遭遇了巨大打擊。許多閩商不得不將資本轉入到手工業、工業領域。

1963年以后,菲政府開始調整菲化政策,同時還調整了華僑入籍政策,促進了閩商經濟融入菲律賓經濟。在20世紀60年代中期,閩商經濟有所恢復,仍然以商業為主體。按照1964—1965年的《菲華年鑒》,華資在商業占25.4%,在制造業占7.4%,在礦業只占1.7%,運輸業只占0.6%。

可以說,閩商在菲律賓,一開始就以商業貿易和米黍等行業為主體,這一優勢地位歷經幾次打擊,一直保持下來。今天在菲律賓零售業和米業,閩商仍然占據優勢,與這一傳統由很大關系。

 

二戰后:金融與工業崛起

1965年11月到1986年2月,在菲律賓歷史上是馬科斯執政時期,在這期間,尤其是1973—1980年經濟改革時期,推出了“新經濟政策”,發展面向出口的工業。由于需要大量資本,閩商為主體的華人資本也備受重視。特別是1975年中菲建交,華僑華人恢復了與祖國和家鄉的聯系,菲政府也修正了對華僑的政策。

在當時,閩商為主體的華人資本與外國資本結合,依靠先進技術,開始進入汽車、家用電器等高檔消費品的裝配業。隨著城市基礎設施建設的推進,閩商在房地產等行業也發展迅猛。一些實力雄厚的閩商也開始進入金融業,創辦銀行和金融機構。

商業在閩商投資中的比重開始下降,卷煙、紡織和化學工業等比重開始上升,即便是傳統的零售業,也迎來了新變革。1965年,陳永栽創辦福川煙廠;1966年,施恭旗父母創辦的小作坊升格為晨光公司;而也正是在70年代,施至成將自己的鞋莊升格為百貨業,開出了菲律賓第一家百貨商場……

按照1972年日本《東南亞要覽》的數據,閩商為主體的華人資本在菲律賓各類產業中的比重為:商業40%,碾米業80%,纖維紡織業60%,木材制造工業50%,煙草工業70%,金融業30%。在當時崛起的“菲華六大班”,其財富來源也正與華人在上述領域的地位相呼應:零售、制造業、金融、礦業、房地產……

華資銀行尤其是閩商在菲的一大優勢。創立首都銀行的鄭少堅、創立遠東銀行的施維翰、收購并重組聯盟銀行的陳永栽、安全銀行的李南文、中興銀行的李世偉、黎剎銀行的楊應琳、信托銀行的葉應祿,都是閩南人。

20世紀80年代到90年代,閩商工業資本已經占到全菲工業資本的20%,在煙草、木材、紡織、化工等領域擁有不少著名企業,如福川煙廠是當時全菲規模最大、東南亞設備最先進的香煙廠;莊清泉的“阿波羅”鋼鐵廠,是當時菲律賓最大的鋼鐵廠之一;晉江人吳清流在宿務的板材廠,是當時東南亞最大的木材加工企業之一;南安人鄭龍溪的造紙廠、惠安人楊子華的京華造紙廠,也都是當時菲律賓有名的大型造紙企業。

 

新世紀,新的產業格局

歷史積淀依然影響著今天閩商在菲的產業格局。進入21世紀,閩商為主體的華人資本也在迎來新變局,在產業格局方面也有所變化。從福布斯富豪榜上榜的閩籍富豪來看,他們的財富來源是十分多元的,但梳理各大富豪的產業,仍然可以發現閩商在如下領域擁有巨大優勢:

零售業

這是閩商傳統優勢。從榜單來看,至少三位閩籍富豪的財富來源與零售業息息相關:施至成的SM集團,吳奕輝旗下的羅賓森零售,許炳記的純金價格俱樂部。這三位旗下的這些企業也正是菲律賓國內主要零售商。

在菲律賓,零售網絡通常由傳統雜貨店、便利商店、超級市場、專門店和購物中心組成。

20世紀80年代末,閩商施至成將歐美超大規模購物中心(Shopping Mall)引進菲律賓,他認為,這才是零售業的未來。事實也確實證明了他的判斷。由此,他引領了菲律賓零售業的一場升級,從傳統華僑華人的單純的零售,升級為房地產開發和購物中心管理,開創出一種全新的商業與地產模式。在零售業方面,SM集團一度在菲律賓占據60%以上市場。

SM的成功也改變了菲律賓人的生活方式,讓全家開車到購物中心進行“一站式”購物成為菲律賓人休閑的方式。同時,也奠定了菲律賓購物中心的四大特色:規劃、開發、經營都由某一開發集團負責、統一運作;產權統一,管理統一;能滿足顧客“一次購足(one stop shopping”的目的;擁有足夠容量的停車場。

2000年以后,菲律賓已經對外資開放了零售業。

食品加工業

食品加工是菲律賓制造業的傳統優勢。福布斯菲律賓富豪榜中,有多位閩籍富豪涉足食品加工:小愛德華多·許寰哥掌舵、蔡啟文擔任總裁的生力集團,陳永栽旗下也有亞洲釀酒,施恭旗則創立了上好佳。此外,吳奕輝、吳聰滿的事業版圖里,也有食品加工的一席之地。

有數據稱,食品加工業占菲律賓全國制造業的40%,占全國GDP的20%。這就難怪不少閩商的創業史多半從食品行業起步。菲律賓人口眾多,加上海外勞工多,海外匯款也多,能夠撐起食品和飲料市場的持續擴張。目前除了最大的食品和飲料制造商生力集團,可口可樂、百事可樂、雀巢等國際巨頭也在當地拓展版圖。

由于菲律賓人喜愛含糖咖啡、茶飲料,以及碳酸飲料,BMIBusiness Monitor International Ltd)估計,2018年到2021年間,菲律賓的非酒精飲料市場將有10%以上的年成長率。

連鎖餐飲業

受到美國文化的影響,以及外包產業夜間工作等飲食需求,連鎖餐飲與快餐成為菲律賓餐飲文化的一大特色。由此,也奠定了快樂蜂集團這樣的連鎖餐飲企業的成功。

盡管麥當勞和肯德基這樣的國際餐飲巨頭大兵壓境,不過,陳覺中創立的快樂蜂及其子公司Chow King和格林威治(Greenwich仍然掌控菲律賓近50%市場,占據主導。

關注餐飲業的不僅陳覺中,還有吳聰滿,他在2005年買下了菲律賓第二大快餐公司GADC49%的股權,GADC是麥當勞在菲律賓的授權公司,這一收購或許也正是看好連鎖餐飲在菲律賓的前景。

金融業

商業銀行是菲律賓銀行體系的核心,總資產約占銀行業總資產的90%。這些商業銀行中,不少都是閩籍華商打造的。在英國品牌金融咨詢公司(Brand Finance)發布的“2019全球最具品牌價值銀行500強”榜(Brand Finance Banking 500 2019)上,菲律賓共有9家銀行上榜,這些銀行至少有6家和閩籍華商有關。

其中,菲律賓首都銀行由鄭少堅創立,菲律賓中華銀行由楊應琳創立,菲律賓中興銀行于1920年由祖籍福建晉江的李清泉等華僑創立。

不少銀行更有閩籍華商家族控股或參股。施至成家族掌控菲律賓金融銀行(BDO),這是菲國內第一大商業銀行,同時,施至成家族還是中興銀行和菲律賓國家銀行的大股東。菲律賓國家銀行由陳永栽于2000年入主。菲律賓東西方銀行則歸屬吳天恩家族。

閩籍華商的腳步不僅停留于銀行業,“菲華六大班”中的楊應琳,其家族財富來源就是保險業。楊應琳創立的中華保險集團是菲律賓最大的保險集團。

另外,由于菲律賓旅游業發達,許多富豪的產業投資中,酒店會展等也是重要的一塊。此外,房地產也是眾多富豪的財富來源。

 

华东15选5带坐标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