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客志

閩商網微信公眾號

從反派演員到餐飲大亨,丹尼·特雷霍如何一路逆襲?

發布時間:2019-09-29 閱讀量:6124 來源:財富中文網  

2019年7月11日,丹尼·特雷霍在位于好萊塢的特雷霍玉米餅餐廳里。圖片來源:Photograph by Joe Toreno for Fortune


關于丹尼·特雷霍的所有事情都讓人出乎意料,連他成功的秘訣都與眾不同。

“我碰上的好事都是因為幫助了別人。”75歲的特雷霍說。此刻他坐在旗下發展迅速的業務特雷霍酒吧好萊塢分店包廂里,身材驚人地結實,身高5英尺6英寸(約1.68米),全身黑衣,長長的黑發自然垂在銀色十字項鏈旁。

他說話輕聲細語,特別喜歡擊掌慶祝,根本看不出人生完全可能走上不同的軌道。特雷霍出生在洛杉磯,父母都是美籍墨西哥人,青少年時期由于吸毒和搶劫,大部分時間都在出入加州監獄。坐牢期間,還有出獄之后,他精通了拳擊技能(在加州圣昆廷監獄里會拳擊很有用),25歲改邪歸正,變成高產的個性演員,同時擔任青少年毒品咨詢師和勵志演說家,發現對回饋社會充滿熱情。

2019年7月11日,丹尼·特雷霍在特雷霍玉米餅餐廳廚房里。圖片來源:Photograph by Joe Toreno for Fortune

如今,洛杉磯的8家特雷霍玉米餅餐廳里都能夠看到他那張飽經風霜的臉,食物也非常受歡迎。《洛杉磯時報》將彩虹花菜玉米餅列為2017年最受歡迎的十大菜之一;一到周末,餐廳里每天約有500位顧客;還有可能擴大業務,其中包括在加州之外開甜甜圈店。(最近他還推出了特雷霍啤酒屋,在洛杉磯地區出售營養食品和Total Wine酒水。)神奇的是,特雷霍還可以抽出時間演戲。他的從影生涯中共演過近300部影視劇,很快還要增加20多部,其中包括《彎刀》續集和8月即將上映的《愛探險的朵拉:消失的黃金城》。在《消失的黃金城》中,他為名叫布茨的猴子配音,特雷霍自豪地說,該角色“能夠吸引到更多的新觀眾。”

7月初,《財富》雜志與特雷霍聊了聊他如何在餐飲領域變身大亨、在好萊塢的奇遇,以及如何從泥足深陷的小混混走上正路。

《財富》:感覺特雷霍玉米餅在洛杉磯很出名,其實才開了三年。你為什么進軍餐飲業?

特雷霍:我媽媽就是一位擅長做美食的大廚。我12歲左右就說:“我們家應該開個餐館。”但我爸爸就像墨西哥人阿奇·邦克(20世紀70年代美國電視劇《全家福》主角——譯注)一樣固執。“嘿,家里已經有廚房了!”(笑)七年前,我拍了一部低成本電影《壞蛋》,有個叫阿什·沙赫的制片人注意到我不喜歡垃圾食品。我吃東西很挑剔!合作幾部電影之后,阿什說:“丹尼,你真應該開家餐館。”然后他為特雷霍玉米餅制定了商業計劃。我的團隊說,“沒有人讓你先墊上5萬美元,應該就是好主意!”餐廳開張后特別火爆。兩年前我們開了一家甜甜圈店,每天下午兩點前就售罄了。

安東尼·波登2017年在這里拍攝《未知之旅》時,對你家的玉米餅贊不絕口。當天感覺怎樣?

非常棒。他開玩笑說:“你是墨西哥人,有花菜玉米餅嗎?”他嘗了之后很喜歡。晚上五六點總會看到很多家庭來吃飯。有次一位女士告訴我:“能夠找到這里太感謝上帝了。”孩子們可以吃不含麩質的食物,媽媽可以吃素,爸爸可以吃牛肉!

特雷霍玉米餅提供無麩質食物和素食。圖片來源:Photograph by Joe Toreno for Fortune


菜單上你最喜歡的食物是什么?

早餐我最喜歡玉米片加牛排,還有兩個雞蛋。

你最新轉型當餐館老板,是超現實職業生涯中的又一個轉折點。你認為自己一直堅持的動力是什么?

我身邊有好朋友幫忙。跟經紀人合作已經25年了。我在圣昆廷監獄拍電影的時候遇到了現在的助理馬里奧,當時他還在坐牢。現在他跟我也15年了。

你是1985年喬·沃特主演的電影《暴走列車》中當拳擊教練時被發現的。但一直到1995年,你在表弟羅伯特·羅德里格茲的電影《殺人三部曲》里扮演扔刀子的納瓦賈,才開始扮演重要角色。聽說你們直到電影開拍才知道彼此是親戚,是真的么?

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洛杉磯試鏡,他說:“你讓我想起高中時遇到的壞人。”我說:“我就是你高中里的壞人!”然后我們在墨西哥阿庫那開拍。家人從圣安東尼奧來片場看我。叔叔魯迪問我:“那是誰?”我說:“是導演羅伯特·羅德里格茲。”他向羅伯特吹了下口哨打招呼說:“嘿!來跟你二表哥丹尼問好!”我跟著說:“哈,表弟,給我加點戲份吧!”但他沒有給我加戲。不過他告訴我:“丹尼,你的面部表演比大多數演員用對白還有表現力。”當時我光著上身,露出紋身,不少人找我要簽名。羅伯特說:“他們以為你是明星。”我說:“你的意思是我不是明星?”當時沒有什么人認識(男主角)安東尼奧·班德拉斯。他很安靜,不像我那么鬧騰。(笑)

特雷霍玉米餅和特雷霍咖啡連鎖店出售的周邊產品。兩年前,特雷霍開過甜甜圈店,每天下午2點就售罄了。圖片來源:Photograph by Joe Toreno for Fortune


后來羅伯特為你量身打造了平民英雄形象彎刀。彎刀這個人物是如何從《非常小特務》里的一個小角色發展到第二部,還有第三部電影主角的?

羅伯特把彎刀叔叔的角色加入《非常小特務》后,很快又(跟導演昆汀·塔倫蒂諾)拍了電影《刑房》,他們倆拍了個假的電影預告片。其中之一就是電影《彎刀》。首映式上每個人都說:“你一定要把那部片拍出來。”彎刀是墨西哥的第一個超級英雄。后來萬圣節時我看到8歲的孩子打扮成彎刀,差點哭出來。

遇到過那么多演員,跟誰合作最讓你有追星的沖動?

我們拍《盜火線》跟羅伯特·德尼羅合作的時候。后來羅伯特(羅德里格茲)不知怎么的又找到他拍了《彎刀》!我在片場看到他,他說:“好好好,就是你總給我打電話,嗯?”我當時只想說:“德尼羅先生,我幫您端杯咖啡過來好嗎?”(笑)

你留給這個世界上最經典的角色有哪些?《絕命毒師》第二季里烏龜背上馱著你的頭,讓不少粉絲大為震驚。

《非常小特務》、《彎刀》、《王牌播音員》,還有《泡泡男孩》。我認識的墨西哥人都喜歡《黑幫悍將》。拍《絕命毒師》那會我記得經紀人說:“丹尼,你要當好萊塢第一了,因為你要騎著烏龜穿越沙漠。”我還以為他說的是動畫片,難道真要騎一頭超大的烏龜?“不不,其實只是你的頭而已。”(笑)

你很多角色都有些下流,但你也演過一些嚴肅的電影,比如瑪吉·吉倫哈爾主演的《雪莉寶貝》,講述了一個吸毒成癮有前科的母親。你什么時候對自己說:“等等,我真會表演嗎?”

我在西太平洋戒毒所當戒毒顧問。幾年前,兒子吉爾伯特讓我看了一部他寫的以毒品為主題的電影,名字叫《兒子的心聲》。有一場戲里,我要演崩潰哭泣。之前我在電影里從來沒崩潰過。我以為自己像約翰·韋恩一樣是個硬漢,但我兒子……他太聰明了。他讓我回想他小時候,給我看了一張1985年的照片,當時他還是個小嬰兒。然后,我一下忍不住哭了。我在父母的葬禮上都沒有哭。

特雷霍的銀十字項鏈和手表。圖片來源:Photograph by Joe Toreno for Fortune


那一刻你對自己吃驚了嗎?

特別震驚。我當時想,“哇,好吧,這肯定是在演戲。”

你兒子用了你叔叔吉爾伯特的名字,你說他在你十幾歲時帶你走上了犯罪道路。你還記得那段時間嗎?

我父親家里有11口人,吉爾伯特最小。他只比我大6歲。我沒有兄弟姐妹,所以他就像我哥哥一樣。不幸的是,他持械搶劫還有吸毒。我14歲時他就教我搶劫了。他給了我一把鋸掉的獵槍,讓我在鏡子前練習。“把錢給我,臭娘們。給你一巴掌!”

算是你的第一份表演工作吧。

(笑)是的。我們搭伙搶劫了一家亞洲人開的雜貨店,叫“遠東市場”。當時有把左輪手槍,但必須用手握住,不然就會散架。我沖進去喊:“給我錢!給我錢!”那個女人從收銀臺里拿了8美元給我。我抓住錢,這時有個家伙從后面沖出來,拿著斧頭還尖叫著,追著我們沿著連克新大道一直跑!

你現在對當初犯下的罪行有何感想?

我很后悔。我不是壞人,但也從不讓任何人占便宜。在監獄里,要么當獵手,要么就是獵物。我和朋友庫奇弄了個保護圈,可以保護圈里的孩子,還有在街上結婚的同性戀。我出獄后收到過當時被保護的孩子送來的卡片。他們的父母也來道謝。

你父母看到你成功了嗎?

我媽媽看到了。我爸爸只看到我改邪歸正,但沒有看到我演戲。如果他看到會笑我的。不過即便我在《盜火線》里跟羅伯特·德尼羅合作之后,媽媽也只是說:“孩子,找個工作吧。”2008年,我拍了《年輕和騷動不安的一族》,她確實很高興。她請了四個朋友一起看,他們都在激動地喊:“哦,天吶。”那一刻,我很成功。

這些年來,你拍了很多廣告,產品從士力架到美國退休人員協會都有,現在你是勃起功能障礙產品Giddy的代言人。在你看來解決禁忌話題有什么吸引力?

我們生活的社會里什么都不說,高中不談避孕套,也不介紹節育。我們絕對不會談論勃起功能障礙,尤其是在拉美裔社區。但我認識的男性都經歷過。我認為這就像我做的每一件事情,教人們閹割狗,警告孩子們應該了解的毒品知識,首先要表現得很酷。要有一張這樣的臉才能夠觸動他們。其實不是“丹尼·特雷霍”這么說,而是《非常小特務》里的那個人,《盜火線》里的那個人,《殺人三部曲》里的那個人在說。人們會想,“好吧,聽聽這家伙要說什么。”(財富中文網)

华东15选5带坐标走